当前位置:被漏掉的 > 穿越军史 > 唐将行 > 第十九章 回春阁

第十九章 回春阁

<<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书末页
推荐阅读: 我家师姐超凶的 全球高武之我的系统送错了 驭房我不止有问心术 来自民国的武术大师 演员没有假期 重生男的青春时代 我真的不当国师 国术凶猛 重生桑榆 修仙太快怎么办

很快,台上几位将领连带着皇帝陛下都开始为场下少年喝彩,现在朝中各虎将皆已年老,有多少年,大唐军中未见有如此少年?

“陛下,如此少年安排在宫内当护卫,怕是屈才了些。”程咬金这个大老粗竟然罕见地学着朝中御使那般,一丝不苟地向李世民行礼说道。

只是未等皇帝作答,尉迟敬德却是插言道:“你程咬金快别作态了,见才心喜就直说,在宫中当护卫怎么就是屈才了?”

程咬金被人说中心事,心中有些恼怒,也不管这黑炭头老当益壮,说道:“你今日就是和某过不去了是不?”

尉迟敬德没有继续随着他犯浑,就像他的话是耳边风一般,反而向着皇帝陛下说道:“陛下,臣前几日曾上书说过,右武侯一位神射手因年老致仕,臣觉得这少年就很适合接待他的位置。”

“我呸,你个老不羞的,脸皮比长安城的城墙还厚呢。”程咬金见尉迟敬德也向皇帝陛下要人,当下便怒视其骂道。

“我看你也不必某差多少。”

眼见两人似乎还要争吵,皇帝陛下终于是瞪了二人一眼,不过也没有去搭理他们,而是看向一直未说多少话的李靖。

“看来药师识人之道果真了得,这少年确实箭术不俗。”

且说代国公李靖,自归顺大唐后,行军打仗罕有败绩,今年正月更是以着三千精骑端了东突厥老巢,随后其在彻底灭了东突厥后,回到朝上尽管有无数御使弹劾他治军不严,但皇帝陛下依旧毅然决然加封他为左光禄大夫,擢升他为尚书右仆射,可谓是位及人臣。

然他很清楚,古之能征善战者皆受帝王家猜忌,尽管出将入相位及人臣,平时做派却是比前些年还要低调,每每朝堂商议政事,他总是恭谨温顺,实在是被陛下点到,他才会开口说些两边通吃的官话。

就像今日被陛下叫来观看宫卫大选,他也是能闭口便闭口。

“陛下谬赞臣了,您当日不也看出这少年的不凡了?”

李世民知道他为官谨慎,清楚自己再问他也不会说出些什么,便是看向一边正笑着观看场下的秦琼说道:“叔宝,你觉得此子当某护卫,是否屈才?”

秦叔宝可不像尉迟敬德与程咬金两人如滚刀肉般,虽然心下也觉得像是李默这样的人应该在战场上大放异彩才是,可此时又觉得老友庆之征战一生,将李默送在长安城来投奔自己,怕也是不想李默像他曾经那般征战沙场。也亏是陛下见才心喜,给了个今次宫卫大选的名额,若是自己将他安排在左武卫,那可是会错老友的意思了。

“依臣看来,他被陛下看重,是他的福分。”

皇帝陛下笑了几声,再未说关于少年的事情。

“今日劳烦四位爱卿随朕看这次大选了,此刻宫内应是摆好了宴席,当随朕好好畅饮一番。”

说罢,他依次拍了拍诸将军的肩膀,扭头向着高台一侧的台阶走去。

一边的程咬金与尉迟敬德见陛下没答复自己,也只能释然。

……

……

且说在第二试完成之后,场下黑骑留下了当选的三十人,好生说明了宫卫一应的注意事项,又点到后日入宫当值,场下便也散了。

程处亮则拉着李默与尉迟宝琦直奔城门而去,美曰其名,去平康坊寻一酒楼,庆祝李默今日箭惊四座。

出了皇城西南安化门,未用去多少时间,一行三人来至平康坊。

说起这平康坊,其中也不尽是喝花酒之地,许多雅名流传的酒楼多也在这里安家,原因是此处临近东市,又紧挨着皇城,平时街道上的达官贵族们一点都不比寻常百姓少,那些个主儿可是不差钱。

三人走到坊间一处二层楼阁的大院前,修缮秀气的院门之上挂着三字牌匾,回春阁。

回春阁,名字虽取有春字,可却是长安城最为知名的高雅酒楼,此时正值冬日,在院落之中竟能够看到一丛绿中带黄的竹林,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两侧,有木制栅栏,栅栏外有花田片片,若是春时,此处院落应满是鸟语花香。

三人顺着鹅卵石小路,将马拴在了院内供食客们放马的马厩中,随后入了楼阁大门。

楼内正照顾食客的酒博士看到有熟客而来,忙是陪着笑脸走来。

“程小公爷、尉迟小公爷,还有这位郎君,三位来的正是时候,一会儿有鱼白大家来咱阁内献唱,赶快入座。”酒博士显然是接待这些贵宾们多年,言谈间并未冷落了李默。

也经着他这么说,李默才打量起了这回春阁内的环境,大体布局和宅院正堂相似,中央是一座铺着红毯的三尺高台,而高台周围,则是一张张用凭几(跪坐时可扶的家具)、胡床围起来的桌子,靠着西侧有一梨木楼梯,可通往中空的二层。

二层之上有六席雅座,于东、西、南三个方位分布,皆用帷幔隔着,雅座前有栏杆,若是一层高台上有歌舞看头,可扶着栏杆看得更清楚一些。

程处亮显然和这个酒博士相熟,笑了几声后问道:“地字二号,有人否?”

酒博士摇头说道:“无人,小公爷尽管去坐。”

三人顺着楼梯,来到了程小公爷口中的地字二号雅座上坐下。

尉迟宝琦看着李默对回春阁一应事物好奇,猜到他没有见识过这般地方,说道:“想必李兄不知处亮为何问地字二号吧?”

李默心道,难道这地字二号还有什么说法?

“还请尉迟兄解惑。”在来平康坊的一路上,尉迟宝琦有着程处亮的牵头,加上李默有心结交长安城的勋贵子弟,两人也很快熟络了起来。

只见先前还是一脸军中子弟干练之色的尉迟宝琦,面上忽的多出了几分异样笑意,靠着李默近了些,抬手指向一层高台轻声说道:“刚才酒博士说到的鱼白大家可是了不得,一手琵琶连魏公都赞叹不绝,且她的才艺不止这些,胡旋舞步也是艳冠长安。

李兄再看这地字二号位置,正对楼下高台,且想,我们一会儿凭栏观看,那应是如何妙景?”

<<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书末页
最新小说: 修仙也要讲科学啊 我在农村修个仙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 这个门派要逆天啊 追凶实记 销售员白皮书 少侠不可以 京畿流民司 斗罗之武魂恶魔果实 族谱太厚怎么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