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被漏掉的 > 都市言情 > 国术凶猛 > 第三百五十四章 大结局

第三百五十四章 大结局

<<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书末页
推荐阅读: 来自民国的武术大师 演员没有假期 唐将行 重生男的青春时代 我真的不当国师 重生桑榆 修仙太快怎么办 重生后我被大猫吸秃了 大地圣歌 从崂山道士开始

师傅云天子背后承影剑出鞘,舞出一片剑光,朝着班冬卷了过去,班冬两臂挥舞,朝着师傅云天子的剑光迎去,下一秒。耳边传来铛铛金属相撞的声音。

“咦?”我心中暗自不解:“班冬的双臂是铁臂吗?竟然斩不断?”随后我才发现,原来这个老杂毛的袖口里藏着两条精钢护臂。

铛铛铛……

师傅云天子和老杂毛班冬两人越打越快,同时身影离我和段修远两人也越来越远。

我双眼紧盯着段修远,同时早已经把真武剑从背后摘了下来。左手握着剑鞘,右手紧握着剑柄,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。

段修远倒是表情十分轻松,淡然的一笑,说:“看样子你也练了剑法,我们两人也过过手。”

呛铛!

他的话音刚落,我手中的真武剑已经出鞘,几年前他用菲儿威胁我,将我带到了贵州,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可能微不足道,但是对于我来说,却是终生难忘,我在武盟总部受了非人的折磨。

更何况他传我的燕子三抄水的轻功有所保留,最重要的东西被其隐藏了,不是我吃了半支八百年的人参,无意之中打通了脚上的一些小经脉。让燕子三抄水发生了异变,自己怕是练到死也练不成燕子三抄水。

唰!輸入字幕網址:ìПе·Со觀看新章

真武剑出鞘,寒光四射,随后我手腕一挺。一剑朝着段修远胸口刺了过去。

嘶……

一剑刺出,耳边立刻响起空气被撕裂的尖锐声。

下一秒,铛的一声,段修远的含光剑瞬间出现在他的手上,随后剑身向上一挑。便将我的这一剑给挡了下来。

太极剑用的也是太极劲,讲究的柔中带刚,直刺被铛,我的手腕一转,手中真武剑借力在空中划了一个小圆弧,不但瞬间化解了对方含光剑上磕之力,同时还借了他的劲力,让自己的剑速快上了一分,剑尖斜朝上一挑,直挑段修远的咽喉而去。

段修远跨入宗师之境多年,剑法精湛,只见他双脚不动,脑袋猛然朝后一仰,同时手中含光剑贴面而削。

铛!

我这一挑被对方躲开的同时也被他手中的含光剑给架开了,让我无法趁势追击,从这一点。可以看出段修远在剑法上的老道之处。

架开我的真武剑之后,段修远手腕一动,含光剑寒光一闪,一记点剑,自上而下直点我的面门而来。

我急忙收回自己的真武剑,同时后退了一步,接着真武剑在前方划了一个小圈,铛的一下,便把段修远的这一剑的剑劲给破掉了,并且他的身体微微一晃,这才收住剑劲。

此时段修远脸上的表情已经不再淡定,笑容也已经消失,开口说道:“几年没见,没想到你进步到如此的程度,今天就让你尝尝我祖传的昆仑剑法。”

说着,段修远的气势猛然一变,身上透出一股凶猛之极的气息,随后手中含光剑一抖,一招银蛇缠身朝着我攻了过来。

传授我太极剑的时候,师傅云天子跟自己讲过几家着名剑法的特点,达摩剑刚猛,昆仑剑凶狠,武当太极剑圆润,清萍剑飘逸……

此时我看到段修远使出了昆仑剑法,果然带着一丝凶狠,于是身体马上朝后退去,并且一边退一边挥舞着手中的真武剑,在自己身前划出若干的小圆圈,太极剑走的是圆劲,只有圆劲才能借力,学过物理的人都明白这个原理。

铛铛铛……

银蛇缠丝、童子献果、提炉上香、望月穿花……

段修远看起来在这套昆仑剑法上下过苦功夫,一招接一招的朝着我攻了过来,快若闪电,根本没有给我一丝反击的机会。

我用了太极剑的守势,其实太极剑最大的特点就是守,攻击的剑法武当派不是没有,太乙玄门剑便是十分凶猛的攻击剑法,跟太极剑大相径庭。

小碎步往后退着,手中真武剑在自己胸前不停的划着一些看似不规则的小圆圈,实则我每一剑刺出,都能截击到段修远攻过来的剑,并且还能瞬间稍稍破坏一点他的攻势,让他的后续剑法慢上一线,十几剑过后,这种小瑕疵便变成了大破绽。

第十八剑,当段修远朝着我剑出第十八剑的时候,身体明显有一丝丝停顿,这丝停顿对于其他人来说可能不算什么,但是对于此时的我来说,却是一直在等这个机会。

我一改守势,突然一招蹬脚前刺,手中真武剑嘶的一声,快若闪电般的朝前刺了出去。

这一剑刺的突然,并且刚好在段修远身体一停顿之际,所以他接下来的剑法便无法再使下去,只能仓促的换招。我本以为自己的这一剑可以见血,但是没有想到段修远的剑法太过厉害,竟然在千钧一发之际,来了一招袖里藏剑势,只听铛的一声,将我志在必得的这一剑给挡了下来,随后他手中含光剑一挥,再次抢攻而来。

自己在剑法上的练习还是太少,对剑法的领悟更少,而段修远却是从小练剑,所以一瞬间,他再次占据了优势,一剑快过一剑的朝着我刺来,而我能守到现在,只是凭借着武当太极剑的精妙和太极劲上的优势,这才堪堪挡住他的攻击。

铛铛铛……

又是几剑过后,嘶的一声,我左臂道袍上出现了一条口子,还好没有伤到自己的手臂,仅仅被段修远的剑尖给划破了。

我的双眼微眯,知道不能再这样被动的防御下去了,因为段修远已经吸取了前面的教训,不但一剑比一剑快,并且还一剑比一剑重,让我刚练没有多久的太极剑越发的没有借力施展的机会。

“可恶!”我在心里暗骂一声,同时急速的想着办法,剑法自己刚刚练了半年时间,根本无法跟段修远相比,这是自己的短处,而剑法却是他的长处,自己拿短处跟对方的长处相比,不输才怪。

“拳法是自己的长处,段修远既然剑法精湛,肯定在拳法上的造诣就不会太深,对,不能再跟他比剑了,要跟他肉搏。”我在心里暗暗想道。

想到这里,我猛然双手握剑,全身劲力涌向手中的真武剑,接着就是一招海底捞月,铛的一声,自下而上斩在段修远攻来的剑上。我这一剑用尽了全力,根本就没将剑使,完全是在跟他拼力量。

段修远没有防备,手中含光剑高高的扬了起来,差一点脱手而出,下一秒,我将手中的真武剑插在旁边的地面上,随后身影猛然一阵模糊,内力涌入双脚的小经脉之中,使出燕子三抄水的轻功。

唰!

几乎在瞬间,我便出现在段修远的面前,同时一记二重明劲的半步崩拳朝着他的胸口便砸了过去。

段修远被我近身,手中高高扬起的含光剑根本来不及回防,于是他的身影一晃,朝后退去。

我弃了真武剑,已经破釜沉舟,岂能让他轻易逃脱,于是他的身体一动,我的身体也跟着动了。

砰砰砰……

一拳接一拳的朝着他轰了过去,此时的我也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。

段修远的脸色瞬变,他没有想到我的轻功竟然比他还快上一线,并且他已经看出我使得是燕子三抄水的轻功,于是轻惊的一声:“不可能!”

“是不可能,你一定很奇怪吧,我为什么能练成燕子三抄水的轻功,并且其速度还更快,哼,先接我这一拳再说。”

他一退,我的身影再次一晃,带起一片残影,瞬间追上了对方,同时一记二重明劲的半步崩拳朝着他的胸口轰了过去。

段修远见自己躲不开我的攻击,于是只好左掌当胸拍出。

砰!

拳掌相撞,耳边瞬间响起一声闷响,接着我就看到段修远的身体退得更快,而我的身体因为强大的力量而瞬间停了下来,不过下一秒,我的右脚一踏地面,嗖!身体朝前弹射而出,快若鬼魅,朝着被我一拳打散了身形的段修远逼去。

段修远刚刚把我的拳劲卸掉,我的身影便再次到了他的面前,随后左手的二重明劲半步崩拳又朝着他轰去。

砰砰……

我左右手轮换,愣是不给他一丝喘息的声音,不停的朝着他身上轰击着自己最强的攻击。

“不能让他用剑。”这就是我此时脑海之中的想法,因为若是让段修远用剑的话,自己就输定了,不,不是输定了,很可能丧命于此,因为师傅云天子跟武盟老杂毛班冬的厮杀还没有结束,不远处两人厮杀也已经到了白热化。

轰!

突然耳边传来一声巨响,我和段修远两人同时停了手,各自朝后退了一丈多远,这才扭头朝着远处望去。

因为自从巨响过后,金属的碰撞声和空气被撕裂的空爆声已经消失了,这只能说明一点,师傅云天子跟班冬分出了胜负?

“谁赢了?”我在心里暗暗着急,若是班冬赢了的话,自己今天必将死在这里。

稍倾,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:“云天子,五年之后,老子必将杀上武当山,哼!”

声音刚落,我便看到一道人影朝着远方遁去,二丈开外的段修远看到班冬逃了,于是将手中的含光剑收了起来,瞪了我一眼,随后转身朝着班冬的背影追去。

班冬和段修远两人离开之后,师傅云天子出现在我的面前,我看到他额头上出现了汗珠,头发也有点散乱,胸口起伏,刚才跟班冬的厮杀定是凶险无比。

“师傅,你没事吧?”我对师傅云天子询问道。

“没事,就是内力有点消耗过大,没想到十几年未见,班冬已经如此的厉害。”师傅云天子说道:“本来为师想帮你杀了他,了却你心中的仇恨,现在看来是无力帮你了,只有等你自己以后亲自报仇了。”

“我定亲手杀死此贼。”我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“好了,我们也回去吧,你什么时候动身去法国?”

“尽快!”

……

一个星期之后,我坐上了去法国巴黎的飞机,兴龙会的右护法我是必须见见,不见的话,我肯定会后悔一辈子,因为爷爷当年一直在寻找薛师的衣钵传人,这也算是帮他完成一个愿望。

飞机落地之后,我走出了机场,然后拿出手机拨打了在泰国曼谷的时候,史蒂芬给我的那个电话号码。

电话拨通之后,里边传来叽哩呱啦的法语。

“你好,我是王默!”我开口说道。

电话别一端沉默了几秒钟,随后传来一个生硬的口音:“你好,王默先生。”

“我现在就是巴黎机场,我想见你们兴龙会的右护法。”我开门见山的说道。

“好的,你在机场稍待片刻,我们会马上安排人去接你。”对方的中文十分的生硬,听起来非常的别扭。

“好的!”我应了一声,随后便挂断了电话。

我心事重重,无心观看周围异国的风景,为了打发时间,我一个三体式桩功扎在原地,便一动不动了。

大约四十分钟之后,一辆车子停在我的面前,下来一名亚洲女子,不过身材却是相当的火辣,她摘下墨镜朝着我打量了一下,问:“你是王默?”

“嗯!”我收了桩,瞥了对方一眼,随后点了点头。

“跟我走吧。”女子挥了挥手,让我上车。

“你是兴龙会的人?”我问道。

“不像吗?你不是要见我们的右护法吗?我现在就带你去。”

听到她提到了右护法,我便知道没错,于是坐进了她的车里。车子驶出了机场,我坐在后边闭目养神,她则一边开车一边喋喋不休。

“喂,国内除了你之外,还有别的薛派形意传人吗?”

“不知!”

“喂,你功夫怎么样?一会我们两人比试比试?”女子的中文很流利。

“没兴趣。”

“怕了?”

“你认为怕了就是怕了吧。”我懒得搭理这名女子,心里一直在想着见到兴龙会右护法之后,自己该怎么办?

来的时候并没有想这么多,现在马上要见到人了,我突然有点紧张起来,万一他不放我离开,自己会不会客死异乡?

虽然说人不亲艺亲,我跟他都是薛派形意的传人,他算主脉,我爷爷这一支算分支,但是现代社会,武林规矩和情义已经淡薄了很多,他万一反脸不认人,我可就麻烦了。

所以此时坐在车里的我,心里正在患得患失,那有心情去理睬这名华裔女子。

稍倾,这名女子又对我询问道:“喂,听说你打败了囚龙?拿到了东南亚黑榜第一,是真得吗?你外号叫大白鲨?”

我瞥了她一眼,随后闭上了眼睛,不想说话。

“哼!”女子嘴里发出一声冷哼,表达自己的不满。

车子也不知道驶向了那里,总之越走两边的房屋越少,树木和田野多了起来,我猜应该是驶出了巴黎。

“喂,我们去那里?”我对开车的女子问道,但是并没有得到她的回答,于是我撇了撇嘴,没有再问:“既来之,则安之吧!”我在心里暗暗想道。

车子整整开了五个小时,然后驶进了一座大庄园之中,道路两边是参天大树,远处是一大片的草坪,这种贵族的大庄园别墅以前我只在油画之中见过,没有想到今天竟然来到了这么一个庄园之中。

“生活真是奢侈啊,难道现在都没事了,也不回国。”我看到这个完全融入自然之中的大庄园别墅,其奢侈程度令人乍舌。

女子把车停了下来,随后带着我朝着一个古堡式的别墅走去,女子很突兀的吹了一个口哨。

嗖嗖!

突然两头豹子从旁边的一棵参天大树上窜了下来,停在我一丈开外,露出了自己的獠牙,嘴里发出低吼的声音。

“我擦,别人都养狗,这里竟然养豹子看门护院,牛逼!”我看着两头花豹,心里一愣。

前边的女人并没有制止两头花豹对我的威胁,而是停了下来,一副看热闹的表情,看到她这副模样,我心里暗道一声:“女人真是不能得罪,就因为自己在车里没跟她说话,她竟然唤出两头花豹来对付我。”

不过对于这两头花豹,我并不在意,自己只差一线就能化脑成功,进入宗师境界,岂还会怕两只小小的花豹。

我双目一瞪,浑身杀气聚集双眼之中,朝着这两只花豹射出了两道寒光,国术练到我这个境界,灵魂已经比普通人大了很多,再加上自己浑身的杀气,所以这么一瞪,两只刚才还对着我低吼的花豹,马上低呜了一声,嗖嗖,扭头跑了。

“大花,小花,你们两个胆小鬼。”女子看到两头花豹跑了,于是一跺脚嚷道,随后朝着我看了一眼,再次冷哼一声,说:“哼,吓唬大花和小花算什么本事。”

“我擦,明明是你把两头豹子唤出来咬我,现在却倒打一钉耙,女人啊女人!”我心里一阵郁闷,不过嘴上并没有反驳,而是继续跟着她朝着古堡走去。

进入古堡之后,她让我在一楼的客厅里等着,自己则朝着古堡二楼走去。

稍倾,一个看不出年纪的男子从古堡二楼走了下来,为什么说看不出年纪?因为此人头发花白,但是眼睛闪闪发亮,身体挺拔,龙行虎步,脸上虽有皱纹,但是却根本不像一名老年人,倒像是一名中年男子。

我在打量着此人的时候,他也正在打量着我。

我们两人相互打量了大约有一分钟的时间,我只感觉眼前一花,对方的身体动了,下一秒,我便觉得自己后背发凉,于是身体朝前一倾,右脚后踢,瞬间就使出了一招后撩脚。

可惜当我的脚后踢出去之后,却猛然发现此人就站在自己身前。

“猴形身法!”当时我的脑子里便出现了这四个字,因为爷爷说过,当年薛师的猴形快若鬼魅,你感觉到他在左侧的时候,其实他已经出现在了你的右侧,根本令人防不胜防。

下一秒,我急忙收回后撩脚,同时瞬间朝后退了二步,一脸警惕的盯着此人。

“你叫王默?”这人终于说话了,声音十分低沉,有点苍老的韵味。

“是!”我按江湖规矩朝着他抱了抱拳。

“在这里住一年,我将薛派形意全部的绝学传给你,然后你带回国内。”这人用毋庸置疑的口吻对我说道。

“呃!”听到他的话,我当时彻底愣住了,一路上,我想到了见到此人时的所有结果,但是愣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要将薛派形意的全部精髓传给我,然后让我带回国内。

“兰芝,给他安排房间。”男子对旁边的那名女子吩咐道。

“是,师傅。”

随后这名男子就朝着二楼走去,不再理睬我。

“喂!”此时我从震惊之中清醒了过来,朝着男子的背影喊道。

他停了下来,扭头朝着我看来,说:“你还有何事?”

看着他没有一丝感情的目光,我的心里一冷,到了嘴边的话又硬咽了回去,抱拳说道:“谢谢!”

“不用谢我,我只是不想让师傅的传承断了而已。”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,随后转身消失在二楼的楼梯口。

“跟我来吧。”男子消失之后,那名叫兰芝的女了厥着嘴对我说道。

“哦!”我应了一声,随后跟着她走出了这座古堡,朝着旁边的那几栋房子走去,庄园很大,除了主城堡之外,还有很多房子。

“你就住这里吧!”女子用手一指一栋石头房子,对我说道。

“谢谢!”我道了一声谢,随后迈步走进了屋子,女子也跟着走了进来,并且小声的嘀咕着:“师傅真偏心,竟然要把我们薛派形意的衣钵传给你。”

我看了她一眼,没有说话,因为我现在都有点不相信对方竟然要传衣钵给我?

不过在这里住了三个月之后,我内心的疑虑全部消失了,白发男子确实是没有藏私的将薛派形意的猴形、九宫迷踪步和猴蹲身的桩功全部传给了我,并且每半个月检查一下我的修炼情况,他只指点我薛派形意上的不足,其他方面他一概不闻不问。

七个月之后的一天晚上,我正在桩猴蹲身桩功的时候,突然体内的内力上涌,慢慢的上冲到了百会穴,然后在百会穴凝聚不散。

此时的我,紧张的不行,我知道自己这是要化脑的前兆,若是不成功的话,很可能成为白痴,而此时师傅云天子却在万里之外,如果有他的护法的话,危险将降低很多。

百会穴的内力越聚越多,我也越发的紧张,而正在此时,耳边传来一个低沉苍老的声音:“收敛心神,无思无虑,物我两忘,道法自然。”

是白发男子的声音,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身边,我已经无心过问,只好按照他说的,马上收敛心神,让自己不去想化脑之事,也不去想百会穴聚集的大量内力,硬生生的让自己的灵魂处于置身事外的境地。

稍倾,就当我感觉头顶百会穴上聚集的内力要涨破自己的脑袋的时候,此人突然一掌击在自己的头顶上,当时我的身体就是一阵颤抖,但是下一秒,我便瞪大了眼睛,因为他这一掌击下,汇集在我头顶百会穴上的内力突然消散不见了,但是却有一滴液体好像啪嗒一声,滴落在我的脑子之中。

轰……

下一秒,我的眼前便是一黑,昏迷了过去。

当我醒来之后,发现自己的精力十分的充沛,思维敏捷,眼睛非常的明亮,视力好像已经超出了常人,因为我竟然能看到几米外的灰尘,听力也大大增加,感官也出现了变化,总之,一睡醒来之后,好像整个世界都变了。

其实不是世界变了,而是我所有的器官都因为大脑的强化而得到了极大的进步。

白发男子为我护法,帮着我化脑成功了,此时的我,已经是货真价实的国术宗师了。

当天再见到此人的时候,我对其抱拳感谢:“谢谢!”

他仅仅只看了我一眼,未出一言。

化脑之后的我,不管是智力、精力还是身体全面的素质都大大增加,所以学习形拳猴形、九宫迷踪步和猴蹲身的速度也猛然加快。

十个月之后,这名白发男子将我叫到他的面前,说:“你可以走了,我已经没有东西再教你。”

本来我想要问问他的名字,可惜此人说完这句话之后,直接转身离开了,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。

既然对方不说,我便也忍着没问。

一个星期之后,我回到了浮山,回来之后,我才知道半个月之前,菲儿竟然生了一个女儿。

在浮山住了半年,我便带着菲儿和女儿去了武当山,然后在武当山的深处按了一个家。

三年之后,我武功大成,丹田气海内力充盈,身体气劲?荡,于是一人一剑去了贵州,半个月之后而归,手中多了一件东西,那是班冬的人头。

随带妻儿回乡祭拜爷爷,此时菲儿已经为我生了第二个孩子。

又过了一年,师傅云天子正式辞去龙组队长一职,由我接替,而菲儿和孩子便生活在武当山上。

我成为龙组队长之后,对兴龙会的了解越来越深,同时也越来越对兴龙会的势力感到害怕。

兴龙会的会长是一个神秘的人物,从来没有人知道他是谁?但是只要他的命令一出,全世界兴龙会的人都会为其奋不顾身的卖命。

当时我很想跟其交手,因为在国内我已经找不到对手,没有对手十分的寂寞。

于是我开始在全世界各地击杀兴龙会的好手,直到若干年之后,他终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。

而当我看到他的时候,却震惊的无以复加!

“是你!”

完!

<<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书末页
最新小说: 修仙也要讲科学啊 我在农村修个仙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 这个门派要逆天啊 追凶实记 销售员白皮书 少侠不可以 京畿流民司 斗罗之武魂恶魔果实 族谱太厚怎么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