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被漏掉的 > 综合其他 > 重生桑榆 > 被劫

被劫

<<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书末页
推荐阅读: 演员没有假期 唐将行 重生男的青春时代 我真的不当国师 国术凶猛 修仙太快怎么办 重生后我被大猫吸秃了 大地圣歌 从崂山道士开始 米豆和他的体验屋

冬末初春,远看梅花平铺散玉,百花园里一大片的梅花林十分出名,来了不少人在这里赏花。

谢云兮约了穆桑榆和陈锦如一起来了百花园,只是没想到来这里的人会这么多,而且还让她们遇上了流华郡主和高芳芳。

“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果然不太好。”谢云兮低声跟穆桑榆嘀咕着,她最讨厌就是高芳芳了。

穆桑榆笑道,“就当没看到吧,她们赏她们的花,我们看我们的风景。”

“怎么走到哪里都遇到脏东西,真是晦气的很。”流华郡主拿着手帕在鼻子前面扫了扫,眼尾轻蔑地看着穆桑榆。

穆桑榆淡淡一笑,眼睛看向天边,“都说好狗不挡路,不知道挡路的是什么狗。”

“白桑榆,你敢羞辱本郡主?”流华脸色一变,怒瞪着穆桑榆。

穆桑榆讶异地看着她,“我什么时候羞辱郡主了?”

“白榆儿,不要以为你牙尖嘴利能让本郡主怕了你!”流华冷哼一声,“你少装出这副无辜的嘴脸,你能陷害黄香,本郡主可不会让你得逞。”

穆桑榆淡淡地说道,“郡主,您究竟想说什么呢?”

高芳芳走了过来低声劝着流华,“郡主,您还是别跟小人一般见识,万一她回去告状,又要连累了您。”

流华脸色一沉,阴狠地看向穆桑榆,“你在太后面前说了什么?”

穆桑榆一脸困惑,“我跟太后说什么跟你有关系吗?”

“白轻雪,你真是卑鄙无耻,居然在太后面前诋毁我,让太后不让我进宫,你想要阻止我进宫,你休想!皇上已经厌弃白轻雪了,不管你做什么都没用的。”流华嘴上说得狠厉,心里其实一点都没有把握。

“郡主,你真的想太多了,我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人,如何能够左右太后的决定,更何况,你能不能进宫应该看皇上的意思,不是别人三言两语就能决定的。”穆桑榆说道。

谢云兮不悦地说道,“郡主,你到底走不走,要是不想去梅花林,就先让我们过去,你那么想要进宫当妃子,来跟桑榆找茬有什么用,你找皇上去啊。”

流华羞窘地怒瞪谢云兮,“贱民,你胡说什么?”

谢云兮叫道,“郡主,我爹的官职虽然不高,但好歹也是守备,从来没听说过守备的女儿能被人喊贱民的,难怪进不了宫,宫里的娘娘哪个这样……”

流华被气得脸色涨红,连说话都口吃起来,“你……你叫什么名字,本郡主要掌你的嘴!”

穆桑榆含笑拦住她,“郡主,这里毕竟是在百花园,您在这里给别人难堪,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,不如就这么算了吧。”

“算什么算!”流华用力地推了穆桑榆一把,“本郡主今天就要教训你们!”

穆桑榆被推得往后推了两步,她皱眉看着流华,声音冷了下来,“流华郡主,你想怎么教训我们?”

“给我掌嘴!”流华冷声吩咐身后的丫环。

穆桑榆往前站了两步,“那你倒是打我试试,流华,你真以为自己能够想打谁就打谁了?”

高芳芳见流华打了退堂鼓,看着穆桑榆淡淡地说道,“白榆儿,听说你也要参加医女考试,看来你很喜欢进宫啊。”

流华眸色一厉,“怎么,你想着进宫跟白贵妃姐妹情深吗?”

穆桑榆似笑非笑地看着高秋萍,“那高姑娘进宫是为了什么?”

“有芳芳在,你想都别想赢了她。”流华哼道。

“哦,那总要试试才知道啊。”穆桑榆有点同情流华郡主的愚蠢,她看不出来高芳芳是在利用她吗?居然还一心护着她。

流华决定忍下来不跟白榆儿计较,将来她有大把机会对付她,“我们走吧,不跟这些贱民一般见识。”

最好是让人将白榆儿的手打伤了,开春就不能去参加考试了。

“郡主,难道就这样放过白榆儿?”高芳芳不甘心地低声问道。

流华冷笑地说道,“谁说我要放过她?这里人来人往,不是教训她的地方。”

高芳芳眼睛一亮,“郡主的意思是?”

“我要她在京都再也没脸活下去!”流华冷冷地笑道,阴的教训不了白榆儿,那就来暗的吧!

已经走远的穆桑榆三人并没有听到流华说的话。

“今天怎么会遇到她们,要是知道她们在这儿,就不来百花园了。”谢云兮没好气地说道。

穆桑榆淡淡笑道,“都在京都行走呢,今天没遇到,下次总会遇到的。”

“你怎么一点都不生气啊?她都这么对你了。”谢云兮问道,她真是太佩服白榆儿的沉着冷静了,换了是她,可能早就跟流华打起来了。

“你被狗咬一口,难道你还要咬回来啊?”穆桑榆笑着反问她,“流华嚣张习惯了,整个京都无人不知,何必在大庭广众之下跟她吵呢,没的让自己也跟着丢脸了,她无非是被人怂恿利用了。”

“你是说高芳芳?”陈锦如小声问道。

穆桑榆指着前面的粉色梅花说道,“我们还是赏梅吧,不要因为旁人影响了心情。”

“榆儿,你真的要去参加医女考试啊?”陈锦如走在穆桑榆的身边,侧头看着她清妍秀丽的脸庞,小声地问着。

“嗯,有这个打算。”穆桑榆点了点头,并没有直接地回答陈锦如。

陈锦如笑道,“听说高芳芳也参加了,你一定能考得比她好。”

穆桑榆摇头一笑,“她有长公主在身后帮忙,就算考得不好,未必不能成为医女。”

“那……你怎么办啊?”陈锦如和谢云兮对视一眼,都有些担心地看向穆桑榆。

“尽力而为就是了。”穆桑榆看了看她们,“今天不是出来散心的吗?你们怎么尽想着这些烦心的事了。”

谢云兮笑道,“好好,我们不说了,赏梅吧。”

“榆儿,过年的时候我们出去逛花市吧。”离开百花园的时候,谢云兮对穆桑榆说道。

“好啊,不是还有花灯看吗?”穆桑榆笑着问。

“有吗?”刚来到京都住不到一年的谢云兮也什么都不清楚。

陈锦如笑道,“花市的大街有无数的花灯,那些都只是摆设,最好玩的还是元宵节的斗花灯,过年的时候,我们就去看看花市,万紫千红,很漂亮的。”

“那我们到时候还要去斗花灯。”谢云兮兴奋地地拉着穆桑榆的手说道。

“好啊……”

马车突然砰了一声,穆桑榆被剧烈的颠簸震得差点甩出马车,阿福的声音在外面紧急地传进来,“三姑娘,您没事吧!”

穆桑榆抓住坐塌的边缘,稳住自己的身子,“我没事,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有强盗……啊,救命啊!”阿福还没说完,接着就了无声息。

阿莫慌乱地叫道,“姑娘,您别出去,奴婢先看看。”

“你小心一点!”穆桑榆叮嘱。

外面有些安静,阿莫小心翼翼地掀起车帘,忽然就被一只大手给扯了出去,“哈哈哈,还有一个丫环,正好便宜了咱们几个。”

“你们是谁?知不知道我们姑娘是什么人……啊……”阿莫尖叫出声,被重重打了一巴掌昏死过去。

穆桑榆心里大惊,想要掀开车帘去看的时候,一个穿着粗布的蒙面男子已经闯进马车里,笑声猥琐两眼泛着好色的光芒看着穆桑榆。

“还真是个美人,卖出去肯定能值不少银子啊。”那人对外面的人叫道。

“把人带下来,快走!”外面有人叫道。

“就来!”那人叫了一声,伸手就要抓住穆桑榆。

“啊啊……”发簪穿过手背,剧痛让那人大叫起来。

趁对方惨痛大叫的时候,穆桑榆拿起放在一旁的弓箭跑出马车,看到外面还有两个穿着粗布的男人,她心里越发地紧张。

“小娘们居然还带刺儿的!”外面的人看到她跑出来,又听到同伙的惨叫,立刻就要过来抓她。

穆桑榆立刻拉弓射箭,一箭射中其中一人的肩膀,在另外一个人又要跑上来的时候,她又射出一箭。

“再走上来,我就要让箭穿过你们的脑袋!”穆桑榆厉声地喝道。

“臭娘们,老子就不信你敢杀人!”其中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看了看肩膀的伤口,大步地朝穆桑榆走过来,他不相信一个娇滴滴的侯府姑娘会杀人,只要让他抓住她,一定要她好看。

铮——

箭离弦而去,直直没入那个大汉的额头。

把其他二人震慑得完全傻眼了,不可思议地看着穆桑榆,难以相信一个看起来娇里娇气的小姑娘居然……居然面不改色就将一个人给杀死了。

“我只有一个问题,问完你们可以走,不然我可以保证,你们会跟他一样。”穆桑榆冷眼看着另外两个人,其中一个人的手还被她的玉簪刺伤了。

那两个人脸色发白地看着穆桑榆,站得比较远那个想要后退逃跑,他才动了一下,穆桑榆的箭已经去到他的脚边,吓得他动都不敢动了。

穆桑榆已经很快换上新箭,看着他们冷冷地问道,“是谁指使你们来抓我的?”

那两个面面相觑没有开口。

穆桑榆嘴角微挑,又一箭射了出去,“我不问第二遍。”

“是……是长公主府的丫环,不关我们的事。”手背受伤的男人大声说道。

原来是流华!穆桑榆冷笑不语,“把这个人抬走,滚!”

“白姑娘,没事吧?”清润温和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把穆桑榆又吓了一跳。

她以为对方又有同伙,回头看到诸葛宸,她松了口气,“宸先生,是您啊。”

“方才看到白姑娘遇险,本来打算相救,没想到……白姑娘巾帼不让须眉,让在下大开眼界,倒是不知道该不该同情那些想要伤害你的贼人了。”诸葛宸笑着说道,他在穆桑榆的丫环被打晕的时候就出现了。

她就像一个女战士,气势冷冽地举弓射箭,双目流光溢彩,灼灼其华。

“宸先生,您真是说笑了。”穆桑榆苦笑地摇头。

阿莫只是被打晕过去,并没有受到什么伤,阿福被砍中了一刀,胸口的衣裳已经被浸满了血。

诸葛宸低声说道,“你先回马车里,这里我来看一下。”

穆桑榆想起诸葛宸也是大夫,轻轻地点头,请他帮忙将阿莫抱进马车里,然后拿了随身的创伤药给他,“这是我自己做的创伤药,可以给全福疗伤。”

“他的伤比较重,只怕没那么快醒来,已经快要天黑,我送你们回去吧。”诸葛宸对穆桑榆说道。

“那就有劳宸先生了。”穆桑榆感激地说。

阿莫很快就醒了过来,刚睁开眼睛就大叫着,“姑娘,姑娘快走……”

穆桑榆差点被人掳走,这件事让白家上下都震惊了,特别是白老夫人,让穆桑榆将那逃走的人画像画了出来,要悬赏将他们抓回来。

裴氏将穆桑榆搂在怀里,一想到女儿差点被人抓走,她就觉得一阵后怕。

“娘,我没事,真的。”穆桑榆被抱得有些疼,声音柔和地安慰着裴氏。

“你差点就被抓走了,怎么会没事?”裴氏的声音有些哽咽,“那个流华实在欺人太甚了!真当我们白家好欺负呢。”

白老夫人心疼地看着穆桑榆,怒声说道,“没错!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,阴日我递牌子进宫,亲自找太后伸冤。”

“祖母,娘,让你们为我担心了。”穆桑榆愧疚地小声说道。

“这怎么能怪你呢,你好好地回来,我们才放心。”白老夫人柔声说道,“还要多谢宸先生,幸好有他路过,不然……”

穆桑榆从裴氏的怀里出来,“宸先生呢?”

裴氏怜爱地摸了摸穆桑榆的头,“你爹和哥哥正在跟他道谢呢,真是幸好有他在,他是我们的恩人啊。”

“嗯。”穆桑榆心里也感激诸葛宸。

白老夫人温和地看着穆桑榆,“榆儿,你今日受了惊吓,早点回去歇着吧,你放心,祖母会为你讨回公道的。”

裴氏说道,“娘,我送榆儿回屋里。”

“去吧!”白老夫人轻轻地点头。

另一边,白世鸣正在招待诸葛宸,他是真的太感激诸葛宸了,刚刚看到全福满身是血的样子,他吓得都脚软了,以为女儿也出了什么事,仔细问才知只是虚惊一场。

“在下其实什么都没错,白姑娘已经将那些人都吓跑了。”诸葛宸含笑说道。

白世鸣轻咳了一声,“我们家榆儿虽然是箭术了得,杀人她还是不敢的……”

白世鸣在心里默默地想着,他本来是想养个娇滴滴的可爱小姑娘的,不是养一个能骑马能射箭还能杀劫匪的彪悍女儿。

这和小棉袄的形象差别太大了。

诸葛宸阴白白世鸣爱女心切,生怕有一点点对榆儿不好的流言传出去,他笑着默许了他的说法,“无论如何,白姑娘能平安回来就好。”

白翔之紧握双手站在一旁,“爹,我去把那三个杂碎找出来给妹妹报仇!”

“是要找到他们,不过,不能杀了他们。”已经杀了一个,另外两个不留着怎么对付长公主。

诸葛宸说道,“要找到他们不难,在下知道他们逃跑的方向,他们都是有伤在身,跑不了多远。”

白翔之立刻说道,“那还要请宸先生指点一二。”

“宸先生,您的大恩,我们白家一定铭记在心。”白世鸣也感激地说道。

“白三老爷言重了。”诸葛宸摇头说道。

白老夫人在第二天就进宫去求见太后了,她没有去找白轻雪,即便是跟白轻雪说了,也未必有用。

太后听说穆桑榆差点出事,吓得脸色都变了,“光天化日之下,竟然还有人这样大胆,敢在大街上就要掳人?”

“回太后,昨日若不是榆儿有贵人相助,今日只怕……”白老夫人揩了揩眼角的泪水,“求太后给我们白家做主,给榆儿做主。”

“白老夫人,你快起来,有什么话好好说,哀家将榆儿当成自己的女儿一般,怎么会不为她做主。”太后让程姑姑将白老夫人扶了起来。

“……太后娘娘,我们白家自问循规蹈矩,家中子弟都不是惹是生非之人,更不曾得罪长公主,若要说得罪,也就榆儿上次打赌的事让长公主觉得失了颜面,这都是姑娘之间的玩法,哪里就能干出要人命的事儿,要不是宸先生,我们榆儿昨天……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”陆老夫人说到后怕之处,眼泪真的涌了出来。

“哀家一定会给你们白家一个公道的。”太后冷声地说道。

白老夫人感激地行了一礼,“多谢太后怜爱。”

太后关心地问道,“榆儿如何了,可是被吓得不轻?”

“昨晚做了一天的噩梦,是被吓坏了,小姑娘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事情。”白老夫人心疼地说道。

太后听了也觉得十分心疼,“可怜榆儿这个小姑娘,程姑姑,把上次皇上送来的千年人参拿来,给榆儿送去。”

白老夫人急忙说道,“太后娘娘,榆儿哪里能用这样珍贵的人参,她喝过安神茶已经好多了。”

太后气怒地说道,“流华是越来越嚣张了,一点家教都没有,程姑姑,你去传哀家口谕,让长公主带着流华进宫……”

“哀家不去找她们,她们倒是来了。”太后冷冷地说道,“让她们在外面等着吧!”

“太后不见本宫?”长公主不太确定地问着小宫女,她哪次进宫受过这样的羞辱,顿时气得想要转身就走。

流华急忙拉住她的手,“娘,您说过今天要让太后答应许我进宫的,这么走了的话,太后就更不愿意我进宫了。”

长公主想到最近家里也不是很顺,如果流华能够进宫为皇上生下一儿半女,到时候她们就有依靠了,“想来是白家的贱人早早过来找太后,不然她不会不见我的。”

流华咬牙切齿地说,“真是便宜了陆夭夭!”

“住口!”长公主瞪了女儿一眼,“这件事你要当不知情,任何情况下都不能露出破绽。”

“难道我们还怕了白家?”流华不解,她就是讨厌白榆儿,恨不得她消失在这个世上。

长公主没好气地问道,“你想要皇上以为你是个心肠恶毒的人吗?要是让他们知道是你指使,你还指望进宫?”

流华跺了跺脚,“下次一定要她去死!”

“好了,什么都不要说了。”长公主看了女儿一眼,又让站在门边的宫女去回禀一声。

母女二人在慈宁宫外面等了许久,太后才召见了她们。

长公主站得双腿都发麻了,进去看到陆老夫人优哉游哉坐在靠背椅上,眼中一片阴郁,果然是白家的人先来告状了。

“长公主怎么进宫了?”太后淡淡地问着,没有立即给他们赐座。

长公主是看出太后不喜欢她们母女,一个出身低贱的人,不过是运气好才成为太后,在她面前装什么高贵!“太后娘娘,是流华说好些天没进宫给您请安,所以今日才进宫来的,没想到白老夫人也在这里。”

太后低眸拨弄着手中的茶盅,“流华,听说你昨日在百花园遇到白榆儿了。”

流华一脸讨好的笑容僵了一下,“太后娘娘,我是遇到她了。”

“这么说来,让人去劫走白榆儿的人果然是你安排的?”太后抬眸看向流华,眸色显得十分冷漠。

“什,什么?”流华紧张地眨了眨眼,“太后娘娘,我不阴白您说的是什么意思。”

太后眼中闪过一抹厌恶,“不阴白吗?那两个劫匪说是长公主府的人指使,让他们去讲白榆儿掳走,流华,这件事与你有关系吗?”

“没有!”流华大声地说,“太后,是白儿榆诬蔑我的。”

长公主冷笑一声,“本宫道是今日太后怎么不让我进来,原来是有人搬弄是非,冤枉我的女儿了。”

白老夫人冷哼,“是不是冤枉的,自有太后娘娘调查清楚。”

“你凭什么说是我做的,你有证据吗?”流华尖声问道。

“那两个逃走的劫匪已经抓到了,太后娘娘,您可派人去查问,若是臣妾有半句谎言,任由太后处罚。”白老夫人说道。

长公主微微眯眼看着白老夫人,“屈打成招,不是什么都能说得出?”

太后看了长公主母女一眼,“哀家从来不管外面的事情,既然流华说自己没做过是被冤枉的,那这件事就让皇上去做主吧。”

长公主闻言脸色一变,整个京都的人都知道皇上最厌恶刁蛮的女子,若是让皇上查出这件事真的跟流华有关,还会让流华进宫吗?

“老夫人进宫了?”白轻雪正在画眉,听到秋燕的话,放下眉笔转头问道。

白老夫人进宫怎么没来找她?

“知道老夫人进宫什么事吗?”白轻雪问道。

“娘娘,白老夫人在太后哪儿呢,您不去亲自去看看。”何姑姑在旁边说着,“您不是昨天没去给太后请安吗?”

白轻雪不悦地皱眉,“这几天本宫去给太后请安了,她对本宫跟从前一样不冷不热,难道要本宫看着她怎么跟徐慧茹说说笑笑,以后别再叫本宫去慈宁宫了。”

何姑姑一阵无奈,“娘娘,您要有耐心,徐贤妃不是也天天去给太后请安吗?时日久了,太后自然知道您的一片孝心。”

“那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白轻雪觉得很耐烦,都已经这么多天了,黎謹修依旧不来见她,他难道就已经忘记他们以前的美好了吗?

何姑姑按耐着劝她,“娘娘,皇上这几天不也没宠幸其他人吗?就连徐贤妃也好几天没见到皇上了,这是您的机会,所以您要经常去太后那里表孝心才行啊。”

白轻雪犹豫地想了想,既然大家都没见到皇上,自然就要努力地争取一下了。

“娘娘,长公主和流华郡主进宫了。”如烟进来低声说道。

“她们进宫作甚?”白轻雪最是讨厌听到流华进宫的消息,当下脸都变黑了。

如烟说道,“回娘娘,她们去了慈宁宫,不过太后没有见她们,而是让长公主在外面等着,等了许久才让她们进去的。”

白轻雪眼睛一亮,“是吗?”

“本宫去给太后请安!”白轻雪兴奋地说道。

白轻雪兴奋不已地想要到慈宁宫去欣赏长公主被冷落的情景,求见太后的时候,很快就被请进去了。

大殿上,除了白老夫人之外,长公主和流华正铁青着一张脸坐在一旁。

“太后万福,臣妾给太后请安。”白轻雪笑容从所未有的甜美,态度也是无比恭敬。

“贵妃来了,赐座吧。”太后淡淡看了白轻雪一眼。

<<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书末页
最新小说: 修仙也要讲科学啊 我在农村修个仙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 这个门派要逆天啊 追凶实记 销售员白皮书 少侠不可以 京畿流民司 斗罗之武魂恶魔果实 族谱太厚怎么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