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被漏掉的 > 科幻灵异 > 何以渡红尘 > 011——我是谁

011——我是谁

<<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书末页
推荐阅读: 重生后我被大猫吸秃了 大地圣歌 从崂山道士开始 米豆和他的体验屋 百妖之路 DNF之金牌导师 我开了一家万能杂货铺 重生90白手起家 我靠美貌重归大道 族谱太厚怎么办

它在那黑暗死寂的图文印记里做了足足一个月的图纹,早已忍无可忍,顿时凶性大发,竟然不顾一切的直接攻击苏途。

苏途早有预料。

但它的举动无疑再次激怒了苏途,苏途直接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。

它的身体再次破碎开来,同时发出了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声。

就这样,好不容易熬了一个月才被放出了牢笼的小白,因为一个冲动又次被送了回去,它有些欲哭无泪。

很多年之后,小白依然记得这件事情,并且一再警告自己冲动是魔鬼。

如此一来,苏途又晾了它整整三个月,才再次滴落鲜血将其召唤苏醒过来。

这一次它虽愤恨无比,但对苏途更多的却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忌惮和畏惧,所以学乖了,再也不敢乱来。

苏途冷冷警告它,“我让你吃,你才能吃,我不让你吃,你若是敢偷吃,下次封禁便不是一个月、三个月,而是五个月,甚至一年,抑或是永远。”

它听到这话,顿时吓得魂体冰冷,虽千不甘万不愿,但鸟在屋檐下,也不得不低头。

它自知逃不出苏途的手掌心,就算暂时能逃,时间一到,还不是得乖乖回家,除非它想死。

然而一旦回家,若想再次离开,便只能依靠眼前的贼秃驴了。

难道这就是本鸟的命?

从来半点不由鸟啊。

但它除了认命,还能怎样?

所以小白开始真正的认命了。

苏途这才满意。

一只鸟儿再精,那也只是鸟精,永远也不可能成为人精。

有了小白的相助,苏途终于可以自己读书了,几年下来,他利用这一个小时时间,读尽了庙中那将近千册藏书。

一人一鸟默默相处下来,自然而然就成为了彼此唯一的伴,当初的敌意自然也就没了。

苏途也知道了就算他眼睛不瞎,小白也吃不了他的眼魂,只是因为他是它的主人,它是他的寄生魂鸟,需要寄生在他的身体和魂魄之中,才能存活。

若是有一天苏途如果死了,它就得跟着陪葬,而且没有任何可以选择的余地。

可若是死的只是它自己,那死的也就只是它自己,对于苏途的影响并不大。

在这一点上,它一向觉得特不公平。

可,不公平又怎么样?

因为这世界从来就不存在什么公平。

也不是,至少有一点是公平的,那就是死亡。

至于它为什么会寄生在苏途的身体和魂魄之中,它自己也很迷糊,反正又不能说话。

连自己是个什么东西,它都不记得了,不过它总是试图告诉苏途,它很伟大,是天下间最伟大的鸟儿。

苏途每一次都会朝它竖起大拇指,每一次它都会很高兴,很兴奋。

经过一段时间相处下来,苏途倒也了解了很多。

它的速度快若闪电,眼睛可无视黑暗,它的任何所见所闻,都会同步于苏途的脑海之中,一如他亲身经历。

而且这世间除了苏途,似乎无人能够看见和感知到它的存在。

它最喜欢的食物是眼魂,这世间任何只要拥有眼睛的生灵,都是它猎捕的对象。

当然,它最喜欢的还是人类的眼魂。于它来说,既是食物,也是补品,吃得越多它的能力就会越强。

它真的很想尝尝人的眼魂,但苏途没搭理过它,就连桃花山上那些鸟兽的眼魂,苏途都严厉警告过别去祸害。

所以它不敢,只能忍饥挨饿,万幸的是它挺能挨的。

在这一点上,它跟自己的主人一样,都是好养活的。

可惜,它和苏途一样从未知的沉眠中醒来,大多记忆已经严重缺失,只是本能的知道自己的一些能力。

只要苏途不停的用鲜血喂养它,不停的给它眼魂吃,它就能够迅速的成长和强大起来,强大到一定地步,也许便能想起所有的过往。

只是因为成长速度太慢,所以记忆觉醒极慢,苏途想要通过它寻找到自己的过往,显然太过遥远,终其一生,都未必能成。

苏途也曾旁敲侧击地询问过老桃花,自己脑壳上图纹的事情。

老桃花告诉他,他第一次见到他,就是如此。

他忍住了告诉老桃花小白苏醒的冲动。

他也询问过老桃花自己脖子上的紫眸挂饰从何而来。

老桃花告诉他当年发现他的时候,就一直戴在他的脖子上,是他身上唯一的东西,也是他唯一也许能够找到他过往的一个线索。

关于小白的秘密,他一直保存至今,他本想告诉老桃花的,但想一想,还是决定隐瞒。

将来也许有机会能够解开自己的秘密,若没有机会,等他哪一天死了,小白自会随之消散于天地间。

也就是从那时起,他内心深处便存在一个很大的疑问,那就是人,真的有魂魄存在吗?

如果人真有魂魄存在,又是以何种形式存在的?

那么他和小白这样的异类又是以何种形式存在的?

有了小白的陪伴,日子好像也没有那么难过了,但是他想要解开自身秘密的念头,却从未断绝过,随着时间的流逝,反而越发浓烈起来。

因为小白的存在,他很快就发现了自己不仅仅是和老和尚不同,而且是和所有的人都不同。

他们都是活人,而他所有的体征,都证明了他只是个死人。

然而,除了视觉,其他活人才能拥有的感识他却一样都不缺。

他也终于知道,老和尚为什么要严厉禁止他与任何人接触了。

他这样的怪物一旦被外人知道,将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和惊世骇俗。

有一次,他忍不住问老桃花,“我是谁?”

老桃花笑着告诉他,“你是苏途。”

他追问道:“苏途之前呢?”

“老衲不知,但之前的你与现在的你并无什么不同,你此刻即是苏途,便是苏途,只是苏途。”

这莫名的机锋,苏途不懂,只是一再地追问:“我是人吗?”

“你当然是人。”

“不,你骗我,我知道我与你们全都不同,你们才是人,而我不是,我也许只是个没有心和呼吸的怪物,我只是个活死人。”

“无心之人,有何不好?”老桃花满脸心疼和无奈的看着他。

他不说话,只是凄然一笑,有些莫名的忧伤和凄凉。

老桃花轻叹一声,“无心便无情,无情便无爱,无爱便无欲,无欲便无妄,无妄便无心!可得一世安宁平静,可不受世间万法之束缚禁锢,可修成正果,超然物外。”

他依然不说话。

老桃花继而说道:“人生在世,如身处荆棘之中,心不动,人不妄动,不动则不伤;如心动则人妄动,伤其身痛其骨,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。”

他无声地笑了笑,却如妖似魔,“老桃花,你苦修了一辈子,可修成了正果?可超然了物外?你没有,我虽是个活死人,虽看不见,但我却可以感知这世间的一切善恶与光暗。而你因果缠身,却沉沦苦海,执迷不悟,你去不了佛国的。我只想知道我到底是谁,我是不是人,在我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?又有什么错?我即便是无心之人,即便是个怪物,但我终究是有灵魂的,我的心可以不动、不想、不伤,但我的魂呢?你管得住?还是我管得住?还是你那满堂高高在上、千年万年都从不曾有过只言片语的所谓的神佛能管得住?”

老桃花幽幽叹道:“万法皆空,惟因果不空。我劝不得你,也劝不得我自己,我管不得你的心,也管不得我自己的心。其实,我们都是执魔者,我们都在因果里轮回。人这一生啊,其实都是在自我追寻,寻根问底,寻一个自己想要的答案,可到头来,又有几个人能寻到、能看穿、能看透?”

“寻不寻得到,终究要去寻找了才知道。所以,你莫要再劝我,劝我不如劝劝你自己,求佛不如求己。”

但老桃花说他机缘未到,暂时不可下山,机缘一到,他不下山也不行。

他终究狠不下心来然老桃花一人呆在桃花山上,便一拖再拖。

一天天的过去,那充斥着他身体的诡异寒气,不但未曾好转和消散,反而越发浓郁霸道起来。

不过幸运的是,他渐渐摸索出了一点门道,那便是可以运用自己的意念,稍加操控。

只是操控的力度极为有限和微弱,但这也让他激动不已。

他相信,总有一天,他能够将之彻底驯服。

不久之后,发生的一件事情,让他彻底的明白了自己和人类不同。

那是个炎热的夏夜,当时他正陪着老桃花在院里乘凉,突然有人来敲门。

老桃花让他赶紧躲进房里去,每次来人都是如此,他早已习惯了,所以没有多说什么,转身就进了自己的禅房里面。

老桃花这才起身去开门。

当时他并未召唤出小白,所以什么都看不见,只能躺在床上用耳朵听。

来人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,面相普通,告诉老桃花说他游历至此,钱包不慎遗落,身无分文,一天没吃饭了,听说这山上有座小寺庙,庙中居住着一位活佛,求活佛收留几日,布施点吃食。

<<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书末页
最新小说: 修仙也要讲科学啊 我在农村修个仙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 这个门派要逆天啊 追凶实记 销售员白皮书 少侠不可以 京畿流民司 斗罗之武魂恶魔果实 族谱太厚怎么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