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被漏掉的 > 穿越军史 >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 > 第0010章 可怜无定河边骨

第0010章 可怜无定河边骨

<<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书末页
推荐阅读: 京畿流民司 少侠不可以 销售员白皮书 追凶实记 这个门派要逆天啊 我在农村修个仙 修仙也要讲科学啊

夜深了,众人吃过了东西,选了守夜的人选,便睡了过去。

第二日清晨,鱼丰起了个大早,唤醒了众人,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,带上了漕父、相魁二人,去抛尸路上救人。

鱼禾、刘川、巴山、彭三,以及漕游,留在了峡谷深处。

四个人也没闲着。

彭三是军中的匠人,身上的烟瘴之毒拔除以后,吃了点东西,就恢复了一些气力,他在得知鱼丰几个人手里最后的一柄弓被人带走了以后,就主动请缨帮鱼丰几个人做弓。

做弓的材料并不难找,森林里有很多适合做弓的树木和竹子。

鱼禾吩咐巴山偷偷出去砍了一些,交给了彭三做弓。

鱼禾自己和刘川二人,去了峡谷深处的浅滩捕鱼。

漕游坐在小溪边上清理鱼禾和刘川捕捉到的大鱼。

在漕游处理大鱼的时候,鱼禾还特地观察了一下,漕游用短匕的手法十分熟练,一条大鱼,在他手里走不过一炷香时间,就被开膛破肚,去了鱼泡、鱼鳞等物。

鱼禾猜测,漕游手上的武艺怕是也不弱。

他和刘川此前处理鱼的时候,可没有错漕游那么快,用匕首的手法也没有漕游熟练。

四个人分工明确,一忙就忙到了晌午。

晌午的时候。

鱼丰、相魁、漕父,分别拖着一个身中烟瘴之毒的人,回到了峡谷里。

鱼禾带着人将身中烟瘴之毒的人放在了提早清理出的地上,为他们诊治。

鱼禾特地将刘川带在了身边,传授刘川治疗烟瘴之毒的法子。

鱼丰、相魁、漕父三人简单的吃了点东西,歇息了一下,再次踏上了救人的路。

经过鱼禾诊治,三个人中有两个人苏醒,另外一个人就有些倒霉,他不仅身中烟瘴之毒,还得了其他的病。

鱼禾帮他拔除了烟瘴之毒,他依然没有苏醒。

刘川接手帮他诊治。

刘川只是一个粗通医术的医者,瞧了半天也没瞧出对方得了什么病。

到了傍晚的时候,那个倒霉的家伙咽气了,鱼禾吩咐巴山将其拖到山林里葬了。

那个倒霉的家伙死后,留下了遗物,是一面绣帕。

上面绣着一只难看的彩鸟,具体是什么,鱼禾分辨不出来。

鱼禾看到绣帕的时候,由衷的感叹了一句,“可怜无定河边骨,犹是春闺梦里人……”

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残酷,很难理解这句诗里面的沉重。

谁也不知道那个倒霉的家伙是谁的梦里人,因为那个倒霉的家伙至死,都没有留下只字片语。

像是那个倒霉的家伙的人,在六盘水,有成千上万。

也不知道他们的父母、心上人,在等他们卸甲归田的时候,得受多少煎熬。

“该死的乱世,不给人活路啊。”

刘川看出了鱼禾心里的不痛快,忍不住感慨了一句。

鱼禾瞪了刘川一眼,没好气的道:“你要是多学一些医术的话,他也许就不用死了。”

刘川苍老的脸上挤出了一丝苦笑,“我一个赘婿,在族里没什么地位,说话都不敢盖过别人,更别提让族里拿钱供我去学医了……”

古代也好,现代也罢,赘婿在家里都没什么地位。

在一些豪门大族中,赘婿的地位很有可能还不如豪门养的门客。

社会地位也极低,不然朝廷征召的时候,也不可能将赘婿、罪囚、商贾编在一起。

像是什么战神赘婿、医圣赘婿之类的东西,那都是骗人的。

真正有能耐的人,谁会去当赘婿?

戏文里都不敢这么写,戏曲《王宝钏和薛平贵》就是个例子。

鱼禾理解刘川的苦楚,他沉吟了一下道:“等咱们逃出去了,你找个婆子,努努力,看看能不能生两个崽儿。到时候,我出钱,供他们去学医。”

鱼禾的话,戳中了刘川心中最柔软的地方,他眼眶微微一红,低声说了一句,“那老朽就谢过少主了……”

刘川说完这话,就别过头去,没让鱼禾再看他。

鱼禾也没有追上去继续刺激刘川。

入夜时分,鱼丰、相魁、漕父,只带了两个人回来。

两个人皆昏迷不醒,其中一个人被漕父背着,另外一个人被鱼丰和相魁抬着。

鱼禾和刘川凑上去接人,走近以后,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那人胳膊上布满了牙印,脸上还有无数密密麻麻如同蜂窝一般的伤痕。

鱼丰和相魁二人将人交给了鱼禾和刘川,鱼丰沉声问了一句,“还能救吗?”

鱼禾一边观察着那个人的伤势,一边问道:“您认识?”

鱼禾断定,鱼丰若是不认识此人的话,断然不会放弃救其他完好无损的人的机会,救一个伤势极重的人回来。

鱼丰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,“他叫张武,也是汉阳都尉治所的人,以前是我手底下的士吏(新朝最基础的军官,在当百之下),后来被调遣到了巴郡的江关都尉治所。

没想到他居然被调回来了,还出现在了抛尸路上。”

鱼禾若有所思的点点头。

既然是鱼丰的袍泽,又是鱼丰手底下的兵,鱼丰自然不能见死不救。

就在鱼禾和鱼丰父子说话的时候,刘川已经查看完了在张武的伤势。

刘川捏着胡须,摇着头,唉声叹气的道:“身中烟瘴之毒,又受了重伤,没救了……”

鱼丰眉头一瞬间皱成了一团。

鱼禾见此,沉吟道:“先解了他的烟瘴之毒再说。若是他能醒,那就想办法救他。若是他醒不了,那就真的没救了。”

刘川迟疑了一下,点点头。

鱼禾和刘川将张武抬到了平地上,刘川用发簪为张武解毒。

张武中毒很深,已经陷入了昏迷,所以只能用发簪刺其茎。

随着刘川落簪,张武低吼了一声,猛然睁开眼,双眼瞪的楞圆,配上他那一张被蛇虫鼠蚁咬的满是坑洞的脸,十分骇人。

“张武?!”

鱼丰见张武醒了,呼喊了一声,扑到了张武身边。

张武没有搭理鱼丰,他像是野兽一般,低吼着,身上已经结痂的伤口处,开始往外渗血。

鱼禾通过他的反应,看出了他在适应和忍受身上的痛苦。

鱼丰抱柱了张武,急声喊道:“张武,是我,我是军侯……”

张武最初跟随鱼丰的时候,还是前汉的时候。

当时的鱼丰,还不是新朝汉阳都尉治所的军司马,而是前汉的一个军侯(汉朝基础军官)。

所以鱼丰在张武面前自称军侯。

张武吼了许久,除了伤口开始往外渗血外,额头上也冒出了一层细汗。

细汗冒出来以后,他似乎适应了一些身上的疼痛。

“军……军侯?”

“真的……是您?”

张武咬着牙,一字一句的询问。

他有点不敢相信。

鱼丰重重的点头。

张武低头瞧了一眼手臂,看到了手臂上那密密麻麻的牙印以后,吸了一口气,对着鱼丰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。

“军侯……想不到还能再见到你……不过,卑职怕是活不成了,求军侯给卑职一个痛快。”

鱼丰低吼道:“胡说什么,你还有救,我儿说了,你还能活。”

鱼丰一边吼着,一边回头质问鱼禾,“你能救他,对不对?”

鱼禾心头叹了一口气,张武和鱼丰的关系恐怕不一般。

不然鱼丰不可能冲着他喊出这话。

鱼丰是一个有智慧的人,他知道眼下自己身处在什么环境,也知道以张武的伤势,他们根本没办法救治。

更重要的是,鱼丰不该问他能不能救,他又不是一个医者。

鱼丰明显有点失去理智。

鱼禾看向了刘川,希望刘川给个主意。

刘川迟疑了一下,摇了摇头。

鱼禾沉吟了一下,道:“他伤口上已经结痂,那就说明他还有自愈的可能。我们可以用刀将一些没有结痂的伤口上的腐肉割去,再敷上药,说不定就能好。”

“他一条胳膊上,已经没有几块完整的肉了。再割肉,就剩下骨头了,到时候别说活命了,流血都能流死他。最好的办法就是砍了他的胳膊,用火烙一下伤口,兴许就能活。”

漕父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几个人身边,给出了他自己的建议。

鱼禾几个人愣了一下。

张武咬着牙道:“那就剁……”

鱼禾出声提醒道:“现在生明火,烙伤口,无疑是给敌人点亮了一盏指路的明灯。”

漕父和刘川一起看向了鱼丰。

要不要生明火,其他人说了不算,得鱼丰作主才行。

鱼丰沉声道:“生!”

漕父和刘川一脸意外的盯着鱼丰。

他们没料到,鱼丰居然敢冒着生命危险救人。

鱼禾其实不建议生明火,因为生明火肯定会暴露,为了一个人,将其他人置于险地,不值得。

但鱼丰既然作主了,他也不好反驳。

鱼禾盯着鱼丰道:“阿耶既然决定生明火救人,那便生。但是处理了他的伤势以后,我们必须离开此地,去其他地方。”

鱼丰一脸深沉的点点头。

鱼禾和刘川开始动手救人,二人先是清理了张武脸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小伤口。

鱼丰带着巴山去生火。

火生好了以后,鱼禾和刘川已经将张武脸上的伤口处理的差不多了。

张武脸上的伤口大部分已经结痂了,只有一小部分出现了溃烂的迹象,鱼禾和刘川处理的只有一小部分。

到了剁胳膊的时候,鱼禾和刘川都有些迟疑。

他们都没赶过这种事情。

漕父看出了二人的窘迫,提着他的青铜剑,在火上烧了一下,走到了张武身边,给张武嘴里塞了一块汗巾,手起刀落。

一条人的手臂就被他砍了下来。

鲜血瞬间喷涌而出。

漕父眼疾手快,从火中取了一块正在燃烧的木柴,对着张武的伤口就是一通猛烧。

漕父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。

张武咬着汗巾,眼珠子凸起,额头上和脖颈处的青筋,一根根暴起,汗水瞬间布满了他的全身。

鱼丰将颤抖的双手塞进袖子里,默默的背过身去。

他有点看不下去。

<<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书末页
最新小说: 修仙也要讲科学啊 我在农村修个仙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 这个门派要逆天啊 追凶实记 销售员白皮书 少侠不可以 京畿流民司 斗罗之武魂恶魔果实 族谱太厚怎么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