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安人的歌 一首很火的西安话歌曲

时间:2021-06-15 06:08:17 作者:admin 67367
西安人的歌 一首很火的西安话歌曲

西安哪个歌手最能代表西安?

西安,一个充满历史荣耀的地方,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朝代-唐,曾在这里建都,并把中华文明传扬四海。自唐以后,西安的地位逐渐衰落,时至今日,西安只是一座废都。

几年前,我在西安游览,之后曾写过一首古诗,概括过西安的前世今生以及我一个漂泊在外陕西人的乡愁,全诗如下:

长安望,望长安,汉唐气魄渭水边。

八百里麦浪,十三朝仓廪,汉家宫阙布秦川。

周封诸侯天下乱,秦扫六合虎视耽。

大汉兵团破胡虏,万国来朝天可汗。

终南巍巍遮狼烟,青鸟悲鸣困关山。

西风残照大明宫,皇家陵园起波澜。

藩镇叛乱黄巢战,衰草连天宫墙见。

千古江山,灰飞烟灭,历历往事录长卷。

回首叹,灞柳长歌曲江缘,恢恢兵马临潼站。

秦砖汉瓦含元殿,长安繁华已惨淡。

拔长鞭,追长安,万古风流云一片,此生不换。

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,陕西文化事业持续上升,文学界有陕军东征的现象出现,代表人物路遥、陈忠实、贾平凹和高建群等;影视界中西影厂的地位很高,孕育出一批优秀导演,代表人物吴天明、张艺谋、张扬和王全安等;音乐界中也人才辈出,代表人物有赵季平、‘西安三剑客’张楚、郑钧、许巍。

今天,我要讲述的就是‘秦之声’,即陕西音乐人创造出的音乐及其背后的意义。

1986年,崔健首次在公开场合演唱了自己创作的歌曲《一无所有》,这首歌在后来成为了崔健最为著名的作品,也开启了中国内地摇滚乐的时代。崔健在歌中用了有20多个我,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人们在之前已经习惯了,牺牲小我,成全大我,所有的人只需要一双眼睛和一个脑袋,崔健的这次发声代表着国人的一种自我意识的觉醒,巨龙终苏醒了。

毫无疑问,崔健的音乐也传到了陕西,在那个时代,人们都喜欢听邓丽君的流行歌,港台的靡靡之音俨然成为了主流,可年轻人在压抑着,新的时代来了,他们要呐喊,他们要嘶吼,他们要追问。。。

没过多久,一个叫张红兵的年轻人从陕西机械学院辍学,只身奔赴北京发展,他成立了毒刺乐队,并开始创作歌曲,从此他与摇滚乐紧紧地连在了一起,他就是我们后来所熟知的‘魔岩三杰’中的张楚。

几年后,一个西安年轻人先是从杭州电子科技大学退学,而后在黑豹经纪人郭传林的忽悠下,毅然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,投身到摇滚乐中,并在同年与红星生产社签约。1994年,他发布首张个人独创专辑,也被称为半面经典的《赤裸裸》,一炮而红。他就是中国内地摇滚界殿堂式人物郑钧。

也同样是在1994年,一个年轻人解散了他在西安小有名气的乐队‘飞乐队’,满怀期待地来到北京,并在当年10月与红星生产社签约,而后创作出《两天》《执着》《蓝莲花》等一系列脍炙人口的作品。他就是目前仍活跃在乐坛的音乐家许巍。

西安三剑客,他们每一个人的音乐都可以用两个字概括,张楚的音乐‘厚重’,郑钧的音乐‘直爽’,许巍的音乐‘沧桑’。这些特点也是西安独有的。他们还各自为西安写过一首歌。张楚写《西出阳关》,他唱到‘我读不出方向,读不出时光,读不出最后一定是死亡’其实他的迷惘也曾是西安这座城市的迷惘,可经历了起起伏伏的十三朝后,长安变成西安,却仍然屹立不倒,这或许是最好的答案。郑钧为了做《长安长安》这张专辑,深入到秦岭里面,洗净灵魂之后,开始了他的嘶吼,‘我生来忧伤,但你让我坚强’,这一切的坚持都是因为他后面有‘长安长安’,最不济也可以退回故乡,那里可以容纳他的悲伤、忧愁、欢乐和喜悦。许巍创作了一首《我思念的城市》,在这首歌里他唱到‘我在遥远的城市,陌生的人群,感觉着你遥远的忧伤,我的幻想’,而后他又唱到‘风路过的时候,没能吹走这个城市太厚的灰尘,多少次的雨水,从来没有,冲掉你那沉重的忧伤,你的忧伤,像我的绝望,那样漫长’。或许只有一个城市的一切融到一个人的骨子里,才会唱出这样的歌吧。

在中国的民族乐器中,有一种乐器是西安独有的,指法已经失传了。埙吹奏出的声音,带有一种苍凉之感,让人直面生命。记得那次正好是黄昏,我约了好友在西安城墙上骑自行车,一种很沉重、很凄切又很倔强的声音传到我耳边,我们骑得近了,才发现原来是一个老者在吹埙。那个场景,我至今还记得。那晚,我们在城墙上眺望着西安城,久久不语。我想可能陕西音乐人做出的音乐的底色和埙的声音是一致的,至少在西安三剑客身上印证了我这种说法。

当然西安除了有自己独特的乐器外,还有自己独特的戏曲,它就是秦腔。有一句流传甚广的话,能说明秦腔在传统秦地的影响,即,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,三千万秦人齐吼秦腔。在西安三剑客中,郑钧从很早就思考秦腔与摇滚乐的关系。在他的首张专辑《赤裸裸》中,他就采用了秦腔的唱法。后来的《路漫漫》更是把这种唱法发挥到极致,到了《长安长安》干脆直接把秦腔经典唱段放到歌曲开头。郑钧曾多次表示,秦腔是古老的摇滚,他是秦人的呐喊,自己要把这种东西继承下去。地域认同的力量使郑钧的音乐有了一种别人无法拥有的特质,这是西安给的,旁人求之不得,得之亦不知如何用。

如今作为一个在他乡的游子,我总会拿起这三人的歌听一听,解一解乡愁。听张楚的感觉,就是在听一个人深入到骨髓的孤独,我最喜欢张楚的《爱情》,那首歌弥漫的气氛太好了,‘你坐在我对面看起来那么端庄,我想你也会很善良’,这种意味或许只有听懂了他的歌的人才会明白;而郑钧的《长安长安》是当我的火车每次即将抵达西安时,我会放这首歌,‘一路西行一路唱,唱尽了心中的悲凉’,然后我会在下火车后,给妈妈打个电话报平安;许巍的每一首歌我都喜欢,大学时代我是听他的歌度过的,他的七张专辑,完全就是一个人的成长史,这是最好的励志故事,如果从第一张专辑听到许巍最新的专辑,他的这种心境的变化会很自然地被捕捉到,如果非要推荐一首许巍的歌,那就是《故乡》。

就我个人的认识,张楚最好的专辑是《孤独的人是可耻的》,代表作有《姐姐》《西出阳光》《孤独的人是可耻的》;郑钧最好的两张专辑是《赤裸裸》《长安长安》,代表作《长安长安》《回到拉萨》《赤裸裸》;许巍最好的专辑是《那一年》《时光漫步》,代表作《蓝莲花》《故乡》《时光》。

现在,每一次回西安,在街道上散步,总会听到流浪歌手抱着吉他激情澎湃地唱西安三剑客的歌,他们似乎已经成了陕西音乐人的象征,同时也是陕西人的骄傲,也是新一辈陕西音乐人的榜样和引路者。

进入新世纪,西安三剑客依然在路上,同时陕西又冒出一大批音乐人,这其中的代表就是陕西四大方言乐队:王建房,黑撒乐队,马飞与乐队和玄乐队。

陕西四大方言乐队,共同的特点就是使用陕西话演唱歌曲。使用方言唱歌,这是一个很大胆的尝试,一方面,方言由于受地域影响,可能会导致乐队的歌只在使用方言的那一区域流行,很难在全国范围内风行;另一方面,使用方言唱歌,也是一种地域认同和文化自信共同作用下的产物,陕西话的生、冷、硬、噌的确也适合表达。

后来的事实表明,方言乐队有其生命力,也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流行。从黑撒乐队的著名毕业歌《流川枫与苍井空》到马飞的《我能chua》的流行就足以证明这一点,外国歌曲都能听得下去,何以容不下方言歌。但是有一个现象必须正视,中国方言有几十种之多,为何单单只有陕西方言能够被唱下去(当然现在很多方言歌也挺好的),并流传出去。我想,这一方面来自陕西厚重的历史文化,对西安人来说,城市的每一处都是历史,都是厚重的几点,兵马俑是秦朝,汉阳陵是汉朝,大小雁塔是唐朝,钟鼓楼是明朝,历史已经布满西安的每一寸肌肤,盗墓人在西安挖一寸都是宝,何况陕西音乐人在陕西文化中挖一寸呢,那种才思的喷涌是无法阻挡的;另一方面来自陕西音乐人的努力,西安三剑客取得的成就是所有陕西音乐人有目共睹的,这一种向心力会支撑陕西音乐人不断努力,发掘陕西的特色,那么方言歌的产生,可以算是它的一部分成果,在地域认同和文化认同以及后面的成功的驱动下,使这种探索更深,从而使其生命力更长。用张楚的话说:西安是一个有灵性的地方!

王建房到目前为止发布了两张专辑,即《我要活》和《长安城》,他的歌是用陕西话吼出来的,听他的歌最大的感觉就是苍凉而不凄凉,洒脱和豪爽,这基本和西北人的性格是一致的。在四大方言乐队中,他是最摇滚的,现场也是最劲爆的。

黑撒乐队在四大方言乐队中是知名度最高的,他们的音乐很嘻哈,比较调皮和逗比,听起来轻松和搞笑。他们在第一张专辑中就高喊要把老祖先秦始皇的口音发扬光大,他们展示了陕西人的幽默,厚重玩的很棒,嘻哈的照样玩的有模有样。乐队目前发布了三张专辑,即《起得比鸡还早》《我的黄金时代》《西安事变》。

马飞与乐队是四大方言乐队中最接地气的乐队,他们的音乐取材于普通的生活,在嘻哈的语言遮盖之下,有自己的是非判断,当听完他的一长串自嘲和吟唱后,听者或许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打动。他与2014年签约摩登天空,并发布首张专辑《当初就不应该学吉他》,同年年末黑撒乐队也签约摩登天空。现在,他们两个乐队常常活跃在草莓音乐节上。

玄乐队相比前三乐队,会低调很多,记得初次接触时,我总以为是为了凑数加上去的。后来在听了《西大街的夜晚》后,我被玄乐队主唱演唱打动了,我觉得玄乐队最厉害的地方在于他的音乐抓住了人心最柔软地地方,而同时主唱又能把这种柔软唱出来,从而打动了听着。目前玄乐队并没有专辑问世,只有《西大街的夜晚》《西安爱情故事》《全城堵车》三首歌在网上流传。

如果谁选择去西安游玩不妨听听西安四大方言乐队的歌,或许会有另一种感受。

我曾在2016年北京草莓音乐节上见到了马飞,当所有人都在高喊着‘牛逼’得时候,几个西安女娃喊出了‘牛皮pi’,我会心一笑。恐怕不会再有第二个方言能像陕西方言‘牛皮’一样,无缝秒杀‘牛逼’。就像陕西方言乐队的独树一帜一样,我就是‘牛皮’,‘牛逼’是你们的,我来自陕西,发扬的是秦始皇的口音。希望每个地方的人都可以爱他们的方言,那是你最独特的象征,说出来,唱出来,吼出来,你甚至中国需要的就是这种自信。

当然除了四大方言乐队,陕西还有方言歌唱的很棒的歌手,曾参加过‘十三亿分贝’的范炜与程渤智,这个组合创作了《西安人的歌》《西安乱弹》《如果有那么一天》,目前两人都供职于fm101.1陕西秦腔广播西安乱弹,他们利用工作之余不停地创作,尤其程渤智对陕西方言有很深的研究,他作词用的陕西方言很精准,而范炜则能够把程渤智写的词的感觉唱到位,我在第一次听到《西安人的歌》时,就被那明快、简单、干脆和动听的旋律打动了。‘600年的城墙如今让你随便触摸,西安的小吃足够让你变成吃货,在你的脚下曾经住着王孙显赫。。。’,这短短几句话就把西安写透了。我总觉得,在以后,他们会成为陕西方言音乐中的重要人物。

近几年,民谣开始在国内火起来。在陕西音乐人中,也有这样的人物,他玩民谣玩的更high,40岁辞去南都周刊娱乐副主编的工作,陆续发表了《再见北方》《罔极寺》《空山》三张专辑,由于他极富诗性的表达,使他的作品具有极强的人文气息。当时初遇他的《长安》,那动听的旋律,那柔情又倔强的歌声,瞬间吸引了我,他在《长安》里唱到:怕旅途太远忘记你的模样,怕岁月曲折不会再相见,所以你名字雕刻我身体,雕刻我从来都不熟悉的地方。再也没有比故乡更让人牵肠挂肚的了,离开时他对故乡说:原谅我的倔强,像原谅苦瓜的苦;归来时他对故乡说:长安长安,谁为我打开你的城门啊。他就是长安蒋明。

2016年,一首《鼓楼先生》再次把王梵瑞拉回到公众视野中,这是一首杰作,同时这首歌有太多的信息,他有太多的话想说,关于过去的挣扎和奋斗,不过幸好最后他拨开了迷雾,明白了自己以后的路。在陕西音乐人中,他的经历也算是很坎坷的。2004年受到宋柯赏识,签约麦田音乐,2005年发布首张个人专辑《青春》,2008年发布《等候 王梵瑞》。之后王梵瑞参加了上海流行音乐前十排行榜,他的座位后面坐的是羽泉,左边坐的是郑钧,右边是许巍。上台领奖的时候给他颁奖的是老乡郑钧,还有林夕。他以为他的生活从此将改变了。可谁想老天给他开了个玩笑,自己作品的受关注度却愈发下降。由于音乐无法养活自己,他在鼓楼大街开起了面馆,很多著名音乐人都会光顾他的生意。在开面馆的岁月里,他一直难以放弃自己的音乐梦想,陆续参加了很多真人秀,最为熟知的是中国好歌曲第二季,蔡健雅翻唱了他的《时光谣》,王梵瑞当时直接感动地落泪了。8年后,他又归来了,重新拿起吉他上路,献出这张《万重山》,他把自己的故事放进每一个旋律里,记录了这些年的磕磕绊绊。也许成名之路‘万重山’,但是只要可以唱,这就够了,或许这就是王梵瑞归来之后的感悟。所以在《鼓楼先生》的最后,他轻松地说了一句:嘿,鼓楼先生!

现在的我身处异乡,我的音乐榜单里永远少不了这些陕西音乐人的作品,无论西安三剑客,西安四大方言乐队,范炜与程渤智或长安蒋明,他们的歌已经参与到我的生活之中,伴随着我的成长。我庆幸,故乡有这么多音乐人,吃不到故乡的饭,听一听故乡的声音,乡愁也可解。

想想自己20多岁,是个漂泊的年纪,我也的确对未来充满幻想,同时也表示出太多的无奈,我无为却想无所不为。这时我会想起郑钧的一首歌,《无为》:

有一张二十岁的脸孔 我让你看到

有一颗两千年的心情却有谁知道

我无为却想无所不为

我在梦游 我在沉睡Yeah

I justwanna cry,I just wanna cry

I justwanna cry,I just wanna cry

每一天被伤害被欺骗我早已厌倦

每一天在绝望中期待着你的出现

没有谁关心我的存在

我想离开 却又无法离开Yeah

I justwanna cry,I just wanna cry

I justwanna cry,I just wanna cry

唉I just wanna cry

我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耗尽了我的激情

我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浪费了我的生命

我可悲 也不可悲

可悲的是这苦难的轮回

可悲的是这苦难的轮回

我可悲 也不可悲

可悲的是这苦难的轮回

我无为也无所不为

我在梦游我在沉睡Yeah…

不管怎样,忧也罢,喜也罢,我还年轻,我渴望上路,带着最初的激情,追寻着最初的梦想,感受着最初的体验,我会永远在路上。ForeverYoung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

相关推荐